Sunday, August 1, 2010

In Memeory of Mom 怀念母亲

我们很小时,爸爸就去世了,妈妈守寡一辈子,把我们扶养成人。我们,她的孩子们就是她的一切。可是我长大后,远走高飞了,这就有了一次又一次的盼望,一次又一次的团聚时的幸福,一次又一次告别时的惆怅, 和一个永远也不能满足的心愿。

高考后准备报志愿,妈妈说就报本地的大学吧,我说我想考虑外地的大学, 她什么也没多说。我告诉妈妈我对那些专业感兴趣,妈妈跑前跑后,找专业老师给我深入介绍专业,她还找人推荐本市的学校的好专业。 最后我去了千里之外的东海岸。第一次远行那天,全家人送我到火车站,行李上架,座位占好,我对妈妈说,你们先回吧,妈妈说,不急,再等等。 火车缓缓地起动了,我向妈妈挥手告别,‘妈妈,再见!’, 妈妈笑着向我挥手,刚张口,话还没出口,泪水却夺眶而出,她捂着脸转过头去。

大学三年后,开始考虑读研究生院,妈妈说还是回来在家边读吧,我答应了。可是那年寒假回家前,接到系里通知,我被保送清华。妈妈听到这消息,乐得合不上嘴,泪珠一颗颗往外流。 我们几个儿女开她玩笑,伤心哭,高兴也哭? 妈妈笑着擦去泪水,对我说,‘你去吧!’。就这样,大学毕业,我在家度过暑假后,去了千里之外的京城。

研究生院快要毕业时,我已有念头出国攻博士学位,妈妈说回来工作吧,我答应了,没有告诉她我可以留校任教在国内读博士学位。我终于回到妈妈的身边,在离家很近的大学教书。那些日子里,妈妈心情很舒畅,在路上碰上熟人打招呼 “您终于熬出来了,该享福了!” , 她都是满意地一点头,应声 “是啊!”

回老家工作一段时间后,我小心翼翼地向妈妈讲了我的出国念头,她说国内一样有前途,并不一定要出国。 我已拿定主意,开始攻克一道道难关,关卡。妈妈于是不再提立足国内的话,凡能帮上我的事情,她都尽心尽力去做。

分别的日子终于到了,在国际航空港外,妈妈说:“路上小心,到了学校,安顿好后,来信。”,我说:“好!”,她又看了看我,很有信心地拍拍我的肩膀,“去吧!”。妈妈这次没流泪,因为泪水已在为我准备行李的日子里流干。 妈妈在给我到美后的第一封信中写到,“。。。目送你往海关方向走去后,我在机场外站了很久,看着天上一架又一架飞机飞走,捉摸着会是那一架飞机载着我的儿子去大洋彼岸。。。。” 四年后,妈妈来美参加了我的毕业典礼时才再次见到我。

终于,我携妻带子回到故乡去看望妈妈。全家人又团聚了,看着满堂子孙,她是多么地高兴! 转眼,又要与妈妈告别了。可是因癌症,做过化疗的妈妈,身体太虚,只在客厅与我话别。妈妈看着我,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。 那是她的心酸和无奈:命运对她为什么这么残酷!!年纪青青就丧夫,含辛茹苦几十年终于苦尽甘来,却又患上绝症! 好不容易盼到儿子回家,可再度离别让她更伤感。

半年后的一个傍晚,接到姐姐从中国打来的电话,医生已通知她准备为妈妈办后事, 妈妈也感到最后的日子的到来,妈妈想和我说几句话。过了一会,电话那边传来妈妈嘶哑的声音,她叫我的名字,我应声 ‘是我,妈妈‘。然后就静静地听妈妈断断续续地说话,偶尔应答她的问话。突然,妈妈一阵咳嗽,然后电话中传来脚步声,家具的碰撞声,接着又传来姐姐的声音,就到这吧。我木木地应了‘嗯’。两天后姐姐又打来电话,妈妈去世了, 你不用赶回来,我会料理好一切。我没有哭,呆呆地站在电话机旁很久很久。

两天前的电话就是妈妈和我的最后的告别,和以往每次告别一样,妈妈有着无尽的迁挂,说不完的嘱咐,深深的思念,可我再也听不到她和蔼的声音,再也看不见她慈祥的笑容;和以往每次告别一样, 妈妈希望我能就在她身边,她却说,别挂念我,我好好的,去创业,去闯荡吧,可我再也回不到她的身边!妈妈临终前想见我一面的心愿永远不能实现了。

妈妈去世后几个月后的一个夜晚,我不知不觉地想妈妈了,泪水止不住地往外流,抽泣,直至嚎啕大哭。妻静静地拥抱着我,让我尽情宣泄哀思。妈妈临终前,我没能去再见妈妈一面,是我今生的遗憾。妈妈几十年的抚育之恩,她对我的期望和骄傲,她的仁慈和宽容,她的抚爱和牵挂,都深深地埋在我心中。

妈妈,安息吧!

note: 我几年前写下这篇短文追忆母亲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